谷风有乔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太可爱了吧hhh

BJMAKI:

piu piu piu
猎猎的一周年动作真可爱嘎嘎————

[fall in love]双飞

  走廊的深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医生!医生!医生在哪里?!”法芮尔大声的叫着,她现在必须马上找到医生。

  “哦!对不起。”法芮尔刚转过一个拐角,差一点撞到眼前的白色人影。抬头看了看对方,对方蓝色的眼眸中倒映出自己的狼狈。法芮尔觉得自己有些失礼了,但她还是问了一句“请问你是医生吗?”

  “是的,我就是。”安吉拉像平常一样微笑着。

  “请随我来!”法芮尔边走边讲“我和我的队友在执行一次任务中被围困,虽然强行突围出来,但仍然有许多人身负重伤,请您务必救活他们!”安吉拉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也伤痕累累,蓝色的盔甲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擦痕,从盔甲裂痕中渗出的暗红色无不说明眼前的人也伤的不轻。

  “你也需要治疗。”安吉拉说。

  “不,我不需要,这些对于我来说并无大碍。但是我的队友,”她回头看着安吉拉“请您务必救活他们!”

  “……我会尽力”安吉拉沉默片刻说道“作为医生,这是我的职责。”

  到了走廊尽头,安吉拉眼前这三人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大面积烧伤……肋骨断裂……最后一个好像还有点脑震荡?安吉拉皱了皱眉,法芮尔的心也随着她的皱眉而揪紧,她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

  “请把我的助手叫来。”安吉拉手上动作不停,迅速的带上橡胶手套,开始处理面前战士的伤口。

  “是!”法芮尔匆匆向外跑去。

  等到安吉拉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夜幕已经沉沉盖下。她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跟面前的人开口。

  “怎么样了医生?”

  法芮尔的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担忧和焦虑。她的战友很早以前就转移到了重症室,已经接近一天一夜了,当终于看见安吉拉从房间里走出来时,她几乎是立刻冲了上去,脚步还踉跄了一下。

  “很抱歉……我们尽力了。”安吉拉低垂着眼脸,“但是还有一个……”

  半响,法芮尔低头致谢,“我们早已做好了牺牲的觉悟。”她的声音很平静,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

  “你的伤也要处理一下,像你腿上那样的伤不及时处理的话,会化脓的。”安吉拉抬头看着疲惫不堪的对方,绷起脸色“让我帮你处理伤口,然后去好好睡一觉,就算是对我的感谢。”

  当安吉拉褪下法芮尔身上的的外套时,饶是她在几十年的行医生涯见过无数伤患,也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狰狞的伤疤几乎是爬满了全身,很多一看当初就没有好好处理过,全凭肉体本身的愈合力来治疗。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这些伤疤,这个人难道不怕疼吗?

  实际上在安吉拉抚摸自己的伤口时,法芮尔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酥酥麻麻的,让她想颤栗,奇怪却很舒服、她并不怎么讨厌。法芮尔低头看向安吉拉,淡金色的头发和微微皱起的眉头。她在心疼我,法芮尔的心跳突然快了一些,红晕飘上耳尖。她嗅到安吉拉的体香,淡淡的十分诱人,浑身上下莫名的燥热起来。

  安吉拉蹲下身处理着她的伤口,动作轻柔。

  “真是乱来”她语气像是在数落不听话的小孩子,“像这样的伤口一定要消毒,不然溃烂化脓就是一会的事。真不知道你怎么还没死。”她越说越气,抬起头却发现眼前的人把眼神投向远处不敢看她,还面红耳赤的喘着气。安吉拉有点不知所措,这是发烧了还是 ?

  法芮尔也注意到了安吉拉诧异的眼光,内心一阵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抬起手又放下,最后干脆全身都绷紧,像根木头一样站在那里。

  之后法芮尔就经常看见安吉拉的身影。从战场到病房,她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忙碌着。法芮尔也从战友的口中了解到了她的身世。战争夺走了她太多,法芮尔同情的想。

  战争总会有牺牲,法芮尔理解这句话,也理解安吉拉。她想远离战争,但又不得不加入战争;她不希望有人死,但又不得不开枪击毙眼前的敌人。她在自己的意愿与责任的枷锁中挣扎。

  也许是出自自己的怜悯,法芮尔在战场上对安吉拉格外照顾。在战场上的大部分时间,两人都形影不离。法芮尔经常用自己的身体为安吉拉挡下飞来的炮弹,安吉拉也会用自己的权杖来治愈法芮尔,两人的感情就这样持续升温。

  战争的第十五个夜晚,无数的伤员被送回后方,作为随军医师的安吉拉在第十二的夜晚就不得不回后方治疗伤员。手中迅速处理着伤口,却忽然想到法芮尔,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第十九个夜晚,昏迷的埃及首席执行官被送入了后方接受治疗。当安吉拉正式接手这个病患时,发现情况比自己想的要糟糕很多。大部分伤口是五六天前的,看得出这人根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有些地方都有些化脓了。所以光是处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安吉拉就忙了一上午。

  法芮尔醒来时,就看见背对着自己找药的安吉拉。看着身上的绷带,就知道肯定是安吉尔精心处理过的 ,法芮尔即使在昏迷中也依然紧蹙的眉头终于渐渐放松。

  “安吉拉……”

  “醒了?以后不能这么乱来,你被抬进来时,瞳孔都在涣散了。”安吉拉看着法苪尔醒了,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摆出一副严肃面孔

  “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再说我就算死了,你也可以再把我救活啊”法芮尔的脸上带着微笑。连日的战争,在生死的边缘挣扎,导致心中对安吉拉的思念已经积攒到一定程度,如今终于见到,她的心情也愉快了许多,甚至哪怕带着一身伤还愿意和安吉拉开玩笑。

  当她正想认真反驳的时候,法芮尔坐了起来,不顾身上的层层伤口,抬头轻轻吻上了安吉拉的唇。

  安吉拉愣住了,她从未与别人接触到如此近的距离。法苪尔身上的气味渐渐飘进鼻腔,带着伤口散发出的铁腥和微咸的汗味,安吉拉感到自己的心里像是有几十个猎空到处撞,再这样下去自己要心脏早搏了,安吉拉胡思乱想着

  所幸法苪尔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安吉拉看着面前面红耳赤的埃及军人,对方偏暗的肤色也没能掩盖住脸上的红霞,看着法苪尔手足无措的样子,安吉拉忍不住轻笑出声

  法苪尔咳嗽一声挠了挠脸颊,拉神在上,天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直接过去亲她!安吉拉惊讶的瞪大眼睛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白皙的脖颈都染上淡淡的粉色——

  法苪尔强行把奇怪的想法挤出去,开始结结巴巴的解释“我…呃,我只是想要答谢你,你又救了我一命,安吉拉,谢谢”

  而安吉拉多年的处事经验让她冷静下来,勉强笑着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我想你该休息了”

  “啊...好的”有些失落的回答,法芮尔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失望些什么。目送安吉拉走出病房,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抓住床单的手紧紧的握住。

  “病人家属请保持安静!”小护士插着腰站在病房门口,对着围在病床边的一群虎背熊腰的士兵吼道“你们这样会打扰到其他病人休息!”

  “抱歉,护士小姐,”最前面的一个士兵摊了摊手“我们只是想知道,我们的指挥官去哪了?”

  “什么?”等到士兵们散开,小护士才看见,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只是一张空床铺。指尖触碰到的地方,还留有余温。

  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反锁了门慢慢坐下来。安吉拉看出来了法芮尔对自己的喜欢,但她不能回应。出于很多方面,道德的束缚和良心的谴责。每次看见法芮尔她都会下意识的想起另一张相似脸。

  “对不起...”安吉拉蹲坐在门里,把自己的头埋进臂弯“我太自私了”

  “自私到不能回应你的请求”

  门外,法芮尔缠满绷带的手搭在了门把上。

————————————————————

 

兽化/突然长出猫耳和猫尾的安吉拉/双飞

一早醒来的安吉拉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

  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前的自己,散乱金发上的白色兽耳微微抖动,加上身后翘起的白色尾巴,自己就像一只白猫一样。轻轻捏了捏头上的猫耳,软软的,尾巴呢,顺着捋了捋,白色的毛很柔软,摸起来也很舒服。

  安吉拉不得不承认,自己行医多年,从未见过如此病患。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安吉拉对于这样的变故有些不安,想了想还是准备去找法芮尔……小心避开路上的行人,轻手轻脚的走到法芮尔门前。

  屋 里的法芮尔刚刚洗漱完毕,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就看见了门口套着宽大衬衫的安吉拉...

  “安吉拉……?”

  是不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刚才居然看见安吉拉头上有对白色兽耳?一定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对,她决定把门关上,重新开一次。

  兽耳是什么鬼啊!不过安吉拉有兽耳好可爱啊!正在屋内的法芮尔激动不已的时候,门外的安吉拉也焦急不已。自己这样很容易被看见而这家伙像抽了风一样把门开了又关。今天早上是怎么了,大家都有病么

  两分钟后,安吉拉终于进了屋子。屋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微妙。法芮尔端坐在床上,安吉拉自从进来后就一直站在门口,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恩…所以说具体是什么回事呢?”法芮尔首先打破尴尬

  “我也不太清楚,一早起来就是这样了,长出了猫耳和猫尾。”

  咦居然还有猫尾。法芮尔这才注意到为什么安吉拉今天穿了这么宽松的裤子。听完安吉拉的来因也是很无奈的表示自己没有这样的经验。

  “或许莫里森会知道点什么,我可以帮你去叫他”

  “……好吧”

  法芮尔在死神的房间找到了莫里森。走时,莫里森和法芮尔都没有注意到化作黑雾远远吊在后面的死神。

  虽然看不见死神的表情不过已经能够感觉出来了,一股浓浓的嘲讽之意。安吉拉现在只想找到吸尘器把这一坨黑雾吸进去然后扔到垃圾桶里。顺便再把这两个被跟踪却毫不知情的小王八蛋踢出去。

  耳边环绕着死神嘲讽的笑声,莫里森皱了皱眉,这样的事情他也没遇见过“...或许你可以试一试抗毒血清”

  “这应该不是毒素,或许是某种变异”安吉拉也皱着眉,自己好像是第一例

  没人知道怎么办,这件事就不了了之的散了。但是不知怎么的,或许是某黑雾的传播,到第二天所有守望先锋都知道了这件事

  “听说了吗?安吉拉长出了一对兽耳,超可爱”

  “唉我给你讲,安吉拉变成半猫半人了!”

  “听说安吉拉变成猫了?”

  一大早安吉拉的床边就围满了人,都是来看“变成猫的安吉拉”

  “咦为什么你还是个人?”

  “...这算什么问题”

  “我能摸摸你的猫耳么?好可爱!”

  “不行,把直播关掉”

  “我可以把我养的风滚草送你玩”

  “抱歉。”

  让法芮尔把所有人都请出去后,安吉拉揉了揉太阳穴。自己以后该怎么执行任务啊...把女武神作战服后面掏个洞?...先把睡衣换下来好了

  请完人后的法芮尔脱下机甲,推门进到了安吉拉的房间。“咦!”安吉拉猛的扯过被子遮住自己,“法芮尔你先出去!”于是暗搓搓偷窥的众人就看见法芮尔进去又出来然后红着脸站在门口。

  “安吉拉身材真好”法芮尔想“尾巴甩来甩去的超可爱”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视奸自己,一转头看见三妹正对着的摄像头。自己都能想象屏幕后面猥琐的众人“mdzz”法芮尔表情冷漠。

  换完衣服的安吉拉出门就看见报废的摄像头。有些诧异的看着法芮尔,下意识的抖了抖猫耳。“走吧”虽然大家都劝安吉拉近期不要执行任务,但本着对生命的热爱,安吉拉还是执意要去

  战地医生无时无刻不在忙碌,常常是刚让一个病人脱离危险,就要接手新的患者。

  外面炮火的声音到这里减弱了许多,安吉拉正在忙着治疗一个小女孩,以至于没有发现身后抱着头盔的法芮尔。法芮尔也只是静静的看着“这样或许就很好”她想。

  于是她坐了下来,褪下盔甲的声音惊动了安吉拉,转头发现身后的法芮尔在自己包扎伤口。“你伤这么重!这样包扎不行,放着我来。”安吉拉身后的尾巴甩来甩去,对于法芮尔这种受伤却不吭声的行为表示不满。笑着看着安吉拉给自己包扎伤口,一低头就能看见抖动的猫耳。伸手想揉一揉但被安吉拉没好气的打掉。

  绷带刚缠到腰部时就用完了,安吉拉转过身去医柜里寻找备用的。翻找时,背后的法芮尔看着那条晃动的白色尾巴,扭来扭去让她心痒,情不自禁的抓住捋了捋。正准备把绷带拿出来的安吉拉突然感觉到一股麻痒的感觉顺着尾椎骨涌入大脑,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兽耳也跟着动了动。

  “停下...法芮尔...”

  注意力全在尾巴上的法芮尔并没有听见她低声的哀求,继续感受着尾巴毛的柔软

  “哈...”看见法芮尔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起劲的蹂躏起了自己的猫尾,安吉拉想阻止却没有力气,全身酸软的靠在医柜上喘息,努力的想憋住声音,手中的绷带也不受控制的掉落在地上。

  掉落在地的绷带终于拉回法芮尔的注意力,抬头看见面色潮红的安吉拉。她有些慌乱的放下手中的尾巴,扶住眼前的人。

  安吉拉伏在法芮尔的肩上,有气无力的锤了锤她的肩膀:“太坏了…”尾音颤抖,撩的法芮尔呼吸一窒。

   “yoooooooooooo~”门外的一排脑袋发出整齐的声音

  安娜挑了挑眉“女儿啊...随手关门是个好习惯,不过妈支持你,我女儿一定是攻”

  “妈...”

  “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走了再见!小王八蛋们赶紧走看什么看睡眠镖要不要?”安娜走人后还不忘把门带上

  于是屋里两人对视了一眼

  “啊...安吉拉你早点休息,我也要去睡了”

“好的...”

  晚上,温斯顿给安吉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只是突发性变异,一会就会好起来,晚上安吉拉的兽耳也慢慢褪了下去。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了但。第二天早,法芮尔神神秘秘的跑到安吉拉门口敲了敲门

  安吉拉一开门就看见带着帽子紧张兮兮的法芮尔。

  “咦安吉拉你居然恢复正常了”她吃惊的走进屋子里顺便把门带上

  “是的,昨晚温斯顿给我说这只是突发变异,过不了多久就会复原”

  “这样啊...那我今天不要出门好了”

  “唉?”她笑着看着法芮尔“你不会也...”

  法芮尔有些无奈的脱下帽子,抖了抖头上的黑色兽耳“没错...”



276118970 多拉多的小巷角

这里是关于守望先锋百合的欢乐闲聊群

大家聊聊守望、聊聊CP、开开黑、搞搞姬,没什么死板规矩,开开心心的。

最后 @Eita_η 手把手教写文的师傅w

白色情人节

情人节是西方知名节日,许多恋爱中的情侣都在这一天给对方送出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以表达自己的爱意。比如安吉尔,她就给法芮尔做了一顿精致的烛光晚餐。法芮尔虽然在感情上有些木讷,但是普通节日还是了解的,她也清楚的知道烛光晚餐意味着什么。

  在情人节过后的两天,法芮尔应邀与D.Va一起参加前线的战役。可以看出临走前安吉尔眼里的失落,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是失落。

  战争的第十三个夜晚,今天双方都组织了大规模的突击,所以击退敌方后,大家都获得了难得的休息时间。D.Va走到法芮尔身旁,默默坐了下来。

  “你觉得…我要给美买什么礼物呢?”

  “怎么?什么重要的日子要到了?”

  “你不知道么?还有半个月就要到白色情人节了!如果你接受了对方表达的爱意,就要给在情人节送你礼物的人回赠”

  “……”

  “劝你还是早点找到个什么送给齐格勒博士,她可是很看重这个的” D.Va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法芮尔的肩。
  
  于是当她走后,法芮尔就陷入了纠结之中。打仗她倒是在行,但是挑礼物…真的一窍不通。

  于是,最近许多人发现法芮尔不在状态。要么在没事的时候发呆,要么在战场上飞来飞去的找东西。只有D.Va知道法芮尔在忙着找礼物。

  法芮尔试过很多礼物,比如,在一颗子弹上镶上她和自己的名字,或是送一支枪,或者买件衣服?但都被D.Va否定了。“拜托,要浪漫,齐格勒博士喜欢浪漫”她是这么说的。在法芮尔一筹莫展的寻找礼物的时候,时间在悄悄流逝。等到战争结束,就到了三月十二日。

  尽管法芮尔已经尽量快的赶回来,但她仍然在十三日晚才到家。更糟糕的是,她依然没有选中任何礼物。法芮尔站在门口,抬起了手又放下,她不想看见安吉尔失望的眼光,但是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法芮尔轻轻的叩了叩门,紧张的等着门里的人回复。

   门被打开了,法芮尔看见安吉拉湛蓝的眼眸里似有水波流转,她并不清楚那代表了什么。

  法芮尔又尴尬的想起自己的失败,沉默了半晌,还是先开了口“抱歉,我没有找到合适的礼物……”

  安吉拉眨了眨眼,绷起脸色,像是生了气“那我可就不高兴了。”

  法芮尔以为安吉拉是真的很在意这次的礼物,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还是连忙手足无措的解释道“…我觉得无论送什么礼物都配不上你…”

 安吉拉就这样看了她好一会,法芮尔紧张的不行,微低着头把背挺得笔直,像是在等待长官的审讯。
不知过了多久,安吉拉的声音终于在头顶上方响起
  
  “我觉得…法芮尔你就很合适啊。”

  “……?”

  法芮尔一时摸不着头脑,满脸疑惑的看向安吉拉。

  对方完全没了刚才那副不高兴的模样,笑盈盈的伸出手摸了摸法芮尔的一头黑发。

  “我是说,法芮尔,你把你自己送给我吧?”

  回应着这样亲密的动作和话语,法芮尔耳根微红,闪烁着眼神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真是可爱,安吉尔想。于是她扳正法芮尔的脸,让她不得不直视自己。蜻蜓点水般给了法芮尔一个吻,然后嘴角上扬的看着她红透的脸。

  “Nice White Day”


276118970 多拉多的小巷角


这里是关于守望先锋百合的欢乐闲聊群


大家聊聊守望、聊聊CP、开开黑、搞搞姬,没什么死板规矩,开开心心的。


最后 @Eita_η 手把手教写文的师傅w

舞会 安吉尔x法芮尔

其次这个文在群里让一些大大修改过,  holy·hide霍利海德  Eita_η  ……觉得有必要提一下。

今天,法芮尔从桌上发现了一张红卡。烫金边让它引人注意,拆开看了看,这是一个舞会的邀请函,还是安吉尔写的。安吉尔的邀请,她可从不会拒绝。所以她特意去买了一套西服,这让法芮尔看起来更像是一位帅气绅士。简单打扮了一下,法芮尔准备去接她的舞伴。

  当法芮尔拉开门时,就看见对面出来的安吉尔。两人都吃惊于对方今天不同的装扮,一个身穿西装英姿飒爽,一个衣着白裙宛若天使。

  安吉尔嘴角勾起微笑,挽起法芮尔的手,一起走上了等候多时的马车。一路上,赶车的马夫对安吉尔赞不绝口,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看见过的最美丽的人。而法芮尔,车夫对她的性别有些怀疑。

  当两人下车时,舞会已经开始了。缓步走进舞厅,法芮尔转头托起她的手,俯下身,温柔的问道:“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吗?我的公主”

  安吉尔笑了,微微点头。她今天把头发散了下来,从两边挽起小辫,编在脑后。就像一位真正的公主。

  于是,两人开始随着音乐舞蹈。

  法芮尔曾经学过一些宫廷舞蹈,这也是她参加舞会的依仗。左手揽住安吉尔的腰,右手轻托,两人随着音乐轻轻起舞。法芮尔低头看着自己美丽的舞伴,灯光下的安吉尔格外闪耀,倒映在法芮尔的眼眸里。

  安吉尔察觉到了她的注视,于是她回以法芮尔一个吻。舒缓的音乐还在继续,但耳边的嘈杂声好像渐渐远去,这是属于她们的二人世界。

  她今天美极了,法芮尔心想。金色长发侧垂在她洁白的脖颈,发丝之间透出的项链,在灯光下格外闪耀。像大海一样的蓝眸蕴含着特殊的情絮。白色的长裙格外合身,精细的蕾丝边被灯光照的清清楚楚,衬托出安吉尔绝美的身材。

  安吉尔看着法芮尔温柔的目光,她一直在笑,安吉尔觉得和喜欢的人一起跳舞是很幸福的事。今天的法芮尔也是格外的帅气,西装配上她挺拔的身姿,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会很耀眼。眼角的荷鲁斯更是点缀了她英气的脸庞。让人移不开目光。她是我的舞伴。安吉尔骄傲的想。

  法芮尔始终不肯松开安吉拉的手。她们就那样在觥帱交错间翩然起舞,直到宴会落下帷幕。 


276118970 多拉多的小巷角


这里是关于守望先锋百合的欢乐闲聊群


大家聊聊守望、聊聊CP、开开黑、搞搞姬,没什么死板规矩,开开心心的。


最后 @Eita_η 手把手教写文的师傅w


守望全员欢脱文【4】

DJ:麦克雷你的帽子为什么是绿的??
  
  麦:把你的眼镜给我摘下来!!!
——————————————————————————

  队里的人对于禅雅塔大师都很敬佩,但是大师的安全问题实在是很让人头疼。终于有一天,三妹把禅雅塔的珠子都换成了自己的摄像头。

  正在前往阿努比斯

  “唉禅雅塔落单了!怼死他个奶!”

  “啊啊啊啊妈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摄像头!”

  搏一搏,奶妈变刺客。

——————————————————————————

守望全员欢脱文

对于源氏头上那个角,半藏觉得安吉尔肯定是故意的。

  因为源氏执意要和自己的哥哥搬来一起住,所以半藏的房间不再像原来那么冷清。甚至有的时候,麦克雷还会跑来串串门。

  然而同居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

  半藏喜欢和自己的弟弟一起吃饭。因为这样就可以看见摘下面罩的源氏。看着熟悉的脸庞,半藏心里总会升起一股暖意。

  而源氏,他知道每次吃饭的时候哥哥都会静静的看着自己。偶尔抬头就会看见自己哥哥静静的注视,每当这个时候,源氏总会红着脸低下头,然后自己的身体也会开始

  “嗤———”

  的散热。

 

————————————————————
不会画你们就自己脑补一下,大概就是从身上的绿色条纹那散热。

全场最佳:天使

首先说明这是一篇全员欢脱文 第一次写 然后后期可能会出后续(毕竟21个人

这里点一下cp R76 橙紫 双飞 中韩 共产 麦藏 源藏

——————————————————————————————

对于守望先锋来说,受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而这时,作为第一奶妈的安吉尔·切开有点黑·齐格勒博士,总会被一群人抱着腿求奶。“都乖乖到法芮尔身后排着去”安吉尔总是这么讲。于是众人就嚎叫着跑到法芮尔身后,开启无限碎碎念模式。

  又是与黑爪对抗的一天,共同争夺的是对一个港口的控制权。然而这次的敌人很狡猾,大概是有人领队的原因。所以当麦克雷嚎叫的冲进港口的那一刻,他回忆起了被子弹们支配着的恐怖,以及自己小短腿的屈辱。

  实话说在麦克雷被抬进来时,安吉尔正在和法芮尔打电话。放下被打断的电话,安吉尔脸上出现了蜜汁Z菌微笑。躺在担架上的麦克雷突然不叫了,打了个寒碜,在心里默默继续嚎叫。

  有了麦克雷血淋淋的教训,守望先锋的众人们更加小心的潜入。但在众人小心翼翼的前行的时候,背后忽然涌出一股黑雾
  
  “死神来了……”

  “我看见你了!”            已取得授权

  “…死神走了…”

  “我看见你了!憋跑!”

  守望众人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人离开,表情冷漠。

“摊上这样的首领,守望先锋吃枣药丸。”

  众人默默点头。

  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忽然射入猎空脚边的土地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摆好警戒姿势,准备预防随时出现的敌袭。外面在一阵猛烈的枪响后又恢复了平静,于是猎空大着胆向外看了一眼,头刚露出来就又红着缩回去,对于内心焦急的守望众人哼哼唧唧的。于是众人做好最高警惕,猛的从箱子后面冲出,瞄准空地中心。可是除了弹孔什么都没有…恩…弹孔…所有人好像理解了刚才猎空诡异的表现。

  黑百合在一栋楼上开了狙镜默默观察,对于用枪在地上打出一个爱心来说,黑百合觉得还是很有创意的。突然看见对自己招手的猎空,脸红了一下,迅速收枪下楼。猎空打了个招呼就自己追出去了,众人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早晚烧死你们”

  众人默默点头。

  于是,与守望先锋对抗的众黑爪有些莫名其妙,对面怎么都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分出一部分人去偷他们屁股,黑爪继续与吃了屎的守望众人对抗。

  于此同时,基地的医疗室里

  麦克雷觉得天使这个名字真的不适合安吉尔·切开有点黑·齐格勒博士。因为她刚微笑着给自己的所有伤口强制性消了毒。

  坐着百聊无赖的天使又开始担心前线的法芮尔。听着旁边的麦克雷直翻白眼,她一个天降正义受伤的还不知道是谁呢。不过也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一下,再乱说话的话…被天使干掉能算殉职吗?在线等,急!

  于是担心不已的天使还是出去了,脸上带着一种“来互相伤害啊小王八蛋们”的表情。

  正在前往 港口

  当天使到达战场的时候,守望众人正处在背负受敌的情况下。天知道怎么会有敌人来偷自己的屁股,还是天空上的法芮尔发现的,不过她同时也被敌人猛烈的招呼了一下,现在正捂着小臂坐在那里。正当众人苦苦支撑的时候,忽然发现敌人的屁股也被偷了,连忙集中火力,杀出了一条血路。还没来的及高兴,就看见一脸“来互相伤害啊小王八蛋们”的天使正在拿着小手枪biubiubiu。

  全场最佳:天使

  众人一起打了个寒颤,尤其是背着受伤法鸡的莱茵哈特。天使最可怕的地方是她可以一枪致命,也可以在你身上射出九个窟窿还不让你死。

  于是众人默默的在天使一脸“我的法芮尔受伤了你们居然还安然无恙”的凝视下回到了基地。

  “这种死亡的凝视”

  众人默默点头。

—————————————————————————


276118970 多拉多的小巷角


这里是关于守望先锋百合的欢乐闲聊群


大家聊聊守望、聊聊CP、开开黑、搞搞姬,没什么死板规矩,开开心心的。


最后 @Eita_η 手把手教写文的师傅w


黑百合x猎空 来一口玻璃渣


实话我觉得黑百合不是很会表达自己,而且黑爪对她的改造真的很大……

第一次写橙紫不要打我(手动捂脸)

——————————————————————————————
猎空第一次遇见黑百合是在保护孟达塔大师的时候。

  尽管已经从队友的口中得知艾米莉的变化,但亲眼看见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黑百合和艾米莉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极端。自己印象中的艾米莉温柔,善良,但是黑百合,冷血,残忍。猎空想不到黑爪对这个温柔的女子做了什么。

  自己和黑百合对线时有些拘束,这也是自己一直打不过黑百合的原因。虽然皮肤不同,但是那双眼睛,身上的气味都没有改变。每当自己准备贴身丟炸弹时,熟悉的气味总会让自己恍惚一下,好像眼前的就是艾米莉。自己一直没有下狠手,心底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期望艾米莉还是可以被救回来的。与黑百合打架更多的是骚扰。或许这样可以激起艾米莉的记忆呢,自己总会侥幸的想。

  但是不管怎么想,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每次自己都要求和黑百合对线,虽然很危险,但如果这是唤回艾米莉的代价,自己愿意付出。

  “又来捣蛋了吗亲爱的?”

  黑百合不悦的皱了皱眉,这次任务又要很麻烦了。她烦躁的想着。平时出任务都是安静的蹲点,安静的猎杀,但自从那个黄不拉叽的一脸惊愕的看见自己后,就像有个蜜蜂在耳边嗡嗡叫一样。死神不愿意提及她,还是她自己介绍的,真有趣,还有在战场上给敌方介绍自己的人。

  实话说,第一次听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随着黄色的频繁出现,黑百合觉得自己除了烦躁好像还有另一种不宜察觉的微妙情絮。

  冷着脸翻了个身,躲开猎空的子弹,转头,又看见那讨厌的笑脸。无视了猎空热情的招呼,黑百合冷漠的打开狙镜。蓝光一闪而逝,猎空敢于调戏黑百合就是靠着瞬移的能力。不想伤害艾米莉但又不能让她去伤害别人,猎空只能不断的骚扰。

  两人的身手都很敏捷,蓝光与紫色纠缠在一起,若即若离。空地上不断传来枪械清脆的响声。

  猎空很诧异今天的黑百合居然会和自己纠缠这么久,这可不是她平时的风格。黑百合开始战斗时就带上了头盔,看见猎空恍惚了一下,快速用钩爪封住对方的退路,打出一梭子弹。猎空虽然躲避的及时,但还是有一颗子弹打到了她的腿上,呲了呲牙,果断回溯。平时也是这样的,被打到就回溯,回完溯就跑,不然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黑百合看着回溯的猎空,忽然笑了一下。猎空不经有些诧异:她难道想起我了?脸上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背后突然传来枪响,子弹透体而出,猎空痛苦的倒下,看见死神的黑雾弥漫整个空地。

  剧痛侵蚀着她的神经,眼神慢慢的涣散。真是…今天还答应给温斯顿捎个香蕉来着…看来要违约了啊…猎空努力的抬起头,看着那个模糊的紫色身影,嘴角勾起一丝苦笑。自己努力了这么多,还是失败了吗…黑百合…艾米莉…

  而黑百合,她知道今天死神和她一起行动,所以一直在拖时间。实际上黑百合犹豫过,很奇怪,她并不想置敌方的这个小女孩于死地,有一些微妙的情絮在阻拦她。但是心里又升起一股烦躁,她讨厌这种说不清的感觉,皱了皱眉,还是决定执行计划。但内心却有了些自己的斟酌。

  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孩,橙色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蜿蜿蜒蜒的流到自己脚边。黑百合静静的看着,直到死神开始催促。外界的干扰让黑百合内心的抗争逐渐平息。是的,自己是黑爪的杀手,躺在地上的是守望先锋的头号人物。自己和她…从来都是势不两立的人。

  于是自己举起手中的枪,黑洞的枪口顶着女孩的脑袋,内心的悸动越来越强烈,眼神微微有些挣扎,忽然看见猎空居然对自己笑了一下,黑百合觉得这个笑容熟悉无比,扣着扳机的手指抖了抖,猛的被人按下。

  看见子弹贯穿眼前女孩的脑袋时,黑百合一瞬间有想杀死死神的冲动。仅剩的理智阻住了她,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转头看向死神,却只能听见恐怖面具后桀桀的阴笑声。

  “怎么了?黑 百 合?”死神一字一顿的说出眼前愤怒的人的名字,随手抬了抬沾满鲜血的霞弹枪,挑衅的眼神透过面具盯着她的眼睛。

  “走”黑百合的声音毫无波动,冷漠的可怕。

  转过身去,黑百合不想再看见死神,也无法再去直视那鲜艳的颜色。心从未如此平静过,就像一潭死水。

  黑百合看着夜空下的城市,飞船舱门缓缓关上,当最后一缕光线也消失时,黑百合闭上了眼。

  “再见”

—————————————————————————


276118970 多拉多的小巷角


这里是关于守望先锋百合的欢乐闲聊群


大家聊聊守望、聊聊CP、开开黑、搞搞姬,没什么死板规矩,开开心心的。


最后 @Eita_η 手把手教写文的师傅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