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风有乔

天使x法鸡 微虐

  “准备好了?”莫里森看着她,“潜入黑爪是很危险的任务,实际上,没有几个人成功过。”“那就证明还是有人成功过的,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资料带出来的。”法芮尔接过安吉尔递给她的头盔,脸上飞扬着自信。莫里森露出苦笑,那你可知他们付出的代价……

  安吉尔深知这次任务的危险性,看向法芮尔的眼光充满担忧。她总是那样,把一切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安吉尔知道法芮尔心意已决,因此只能帮她戴上头盔,在冰冷的机甲上留下一个吻。“等你回来”她说。

  她看着法芮尔的身影逐渐远去,精神开始有些恍惚,她知道自己的状况很糟糕,他在不断控制她的思想。“呵,真是顽强,安吉尔。但你撑不了太久的,法芮尔的死会让你彻底的沦陷。”

  “…法芮尔会死?!”安吉尔浑身一僵,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干涩皱缩。

  “是啊,就是你告诉我她今晚要来的,是你害死她的!”
“不!不是那样!”安吉尔脑袋胀痛,她痛苦不堪,自从那次任务后,死神好像对自己产生了什么影响。有时自己会失去一段意识,就像法芮尔走的前一小时,安吉尔很怕这种状况,但不想把这事告诉法芮尔——她已经够忙的了。安吉尔本来想自己解决这件事,但现在看来好像不行……她跌跌撞撞的走出房间,去寻求莫里森的帮忙,她看不见自己身上浮现出若隐若现的血色。

    而此时的法芮尔刚刚勘察完黑爪的基地,不出所料。她开始按照自己的计划向黑爪的基地进发。“猛禽”看似笨重,但穿在法芮尔的身上却轻若无物,身形如同一只矫捷的雄鹰,无声无息的到达了黑爪内部。

  好像不太对?法芮尔躲在黑暗处,看着寂静无声的中心部位,好像太安静了?

  观察片刻,法芮尔还是决定进去,就算有诈自己也得去,这可是关系到所有守望者的大事。法芮尔强压下心中的不安,迅速飞向了目标地点。

    莫里森吃惊的看着闯进来的安吉尔。天!那是安吉尔?!血红的翅膀与头上的尖角——那是魔鬼的标志。
安吉尔痛苦的挣扎着,自己快要失控了。莫里森多年的作战经验在此时毫无用处,他有些手足无措,正准备上前查看情况,安吉尔忽然跳起,一把制住了他。平时柔弱的医师在此时却发挥出了超常的力量,惊愕之下莫里森一时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击动作。安吉尔掐住他的脖子,一点点用力。“杀了他!”略带疯狂的声音在脑海响起。“不……那是莫里森。”安吉尔试图抵抗死神的控制,红色与蓝色在安吉尔的眼中交织,她猛地放开了莫里森,慌不择路的逃向外面——那是去往黑爪的道路。

    法芮尔拿到文件的过程无比的轻松,这让她吃惊。她早已准备好来一场血战,却没想到这样的顺利。但以防万一,直到快出门前法芮尔依然保持着谨慎,就要跨出门的一瞬,法芮尔想到安吉尔,她看见自己这样完美的任务估计也会很开心……呵,真好。我喜欢她笑的模样。

  异变突起

    子弹从她脸颊旁飞过,划出一道血痕。如果不是铭刻在骨子里的警惕让她下意识的偏一下头,估计她已经死了。数十发子弹从门外飞来,自己已经进退两难。法芮尔借助灰尘的掩护,猛地扑向附近的一块石柱躲避。该死,果然有诈,可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要来这的呢?

  法芮尔来不及多想,一颗子弹已经穿透石柱,从她手臂旁飞过。一咬牙,法芮尔飞出石柱,一边灵活走位躲避着敌人的攻击,一边炮轰大门,试图飞出去。死神和法芮尔都知道,只要出了大门,就是法老之鹰的天下。所以互相都是拼了命的打。

  时间越拖越长,法芮尔有些焦躁了,突然看见死神停顿了一下,机会!法芮尔开启喷射背包直冲向空中,天降正义!她高声喊着。无数导弹飞向死神,还有一些击打着四周的墙壁,试图逼出暗处的敌人。法芮尔成功了,死神化作一片黑雾不知去向,自己也没有被那暗藏的的狙击手打中。好极了!法芮尔迅速飞出大门,却看见红光一闪而过。左肩传来剧烈的痛感,温热的鲜血溅到自己的脸上,她意识模糊,旋转着向地面摔落。

  法芮尔有些绝望,自己左肩有旧伤,这一弹刚好打到。硬撑起自己残破的身体,鲜血从盔甲下喷涌而出。恍惚间听见远处传来安吉尔的声音。呵,这次真的要永别了。法芮尔笑了笑,努力抬起自己的双眼,整片天都是血红的……被鲜血浸入双眼的滋味可真不怎么样。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湛蓝色天空……连安吉尔也变成了血红色的呢……???安吉尔?远处跑来的安吉尔带着哭腔呼唤着她。法芮尔意识到自己现在还不能死。安吉尔的背后还有着快要死掉的莫里森。法芮尔下意识的飞向天空  正义天降!她想的仅仅是救下看起来快要死掉的莫里森。意料之中的剧痛顷刻间蔓延全身,红光从法芮尔的肚腹穿过。她就像折翼的雄鹰一样,从空中跌落。法芮尔并不后悔,只是有些担心自己拿到的文件。

  “不!”安吉尔看着法芮尔眼中的光芒渐渐褪去,蓝色的机甲重重倒地。任凭她怎么呼唤都不再回应。“不!”安吉尔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抱起残破的盔甲放在自己的腿上,怀中的人只是静静的躺着,溅满鲜血的脸庞不再像平常那样严肃,就像安静的睡去那样。你和她一样优秀……法芮尔……我的法芮尔……摩挲着法芮尔的脸庞,为她拭去脸上的鲜血,安吉尔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掉落,会有办法的……法芮尔……你一定会活过来的!安吉尔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上,轻声吟唱:英雄不朽,但要付出代价。

  在基地听见动静而赶来的美等人终于姗姗来迟,死神见势不妙,化作一阵黑雾携带着黑百合遁去,带着嚣张的大笑“安吉尔和法老之鹰都已经完蛋了,你们也要死在这里!”地下响起沙沙的声音,莫里森听出来,这里竟然埋下了炸弹。从声音听,炸弹分布面积很广,守望先锋今天估计真的要全员覆灭在这里了。

  耀眼的白光与炸弹同时爆发,所有人都看见了终身难忘的一幕:所有的炸弹同时爆炸,白光铺天盖地,但奇怪的是都被身前的白色光幕挡住,就像看一幕无声电影一样,所有的爆炸好像放慢了无数倍。像过了很漫长的时间,又像是一瞬间,所有的光线都消失了,就像眼前一黑,再次睁眼看见的是焦黑的,坑坑洼洼的大地。所有人都处在震惊中,忽然美叫了起来“快看法芮尔!”

  法芮尔觉得自己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白茫茫的,一无所有。心里有些慌张,大声叫起安吉尔的名字。“这里”虚弱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法芮尔转过头,看见了恢复白色的安吉尔。她好像又瘦了……伸出手,法芮尔现在只想抱住她薄弱的身躯,告诉她,“一切有我”可是法芮尔并没有触摸到安吉尔,从她身中穿过,法芮尔突然僵住了。安吉尔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你很漂亮法芮尔……我爱你”法芮尔看着她,绝望涌上她的心头。我根本没有能力保护任何我爱的人……于是她就那样站在那里,颤抖着不知所措。“再见了法芮尔,我与你同在……”安吉尔亲了一下法芮尔,虚落在她的额头上。法芮尔颤抖的更厉害了,她想抓住安吉尔,但是没有用,后者还是化作洁白的光,飘散在这片白茫茫的天地。“我与你同在”天空中传来安吉尔的声音。法芮尔看着她的消逝,她害怕也讨厌这种失去的感觉。

  法芮尔猛的睁开了眼,刺目的白光让她不适应。缓了缓,法芮尔又睁开双眼,大量着周围的一切。洁白的墙壁,柔软的病床,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药水味。她放下心来,瞥见趴在床边睡着的美,旁边还摆着她做的鸡汤。 很安静,法芮尔看着窗外的黑夜,现在应该是午夜。

  嘴角的微笑忽然僵了一下,她看见窗帘上的那个小补丁。

  法芮尔低低的叹息吵醒了美。

  “法芮尔你醒了!先不要乱动,你的旧伤还没好,强行运动伤口会裂开的!”美赶忙压下试图下床的法芮尔。“你已经昏迷两天了,大家都很担心你……汤有点凉了,我再去给你热一下,顺便把大伙叫来。”

  “不,不用了,谢谢,美。这么晚就不用再吵醒大家了。”

  “……好的,可是饭你一定要吃”

  “好的,谢谢。”看着美出去,法芮尔又试图挪动自己的身躯。除了肩膀疼痛不已,其他的地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法芮尔不想让美担心,所以她只是端坐在床上。
美匆匆忙忙的赶来,把汤放在旁边,想要喂法芮尔。“啊,不。还是我自己来。”法芮尔拒绝了美的好意,用自己尚能活动的右手安静的喝完了汤。美收拾碗碟走出去时,她看着窗外的星星,当美回来时,她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法芮尔的病床前挤满了人。大家都很开心,猎空总是最活跃的那一个,叽叽喳喳的把这两天的事说了个遍。

  莫里森是最后一个走的,他沉默的站在那里,张了张口,他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病房又恢复了平静,法芮尔摩挲着“猛禽”,眼神复杂。

  安吉尔去世的第一年

  法芮尔带着一簇玫瑰来到安吉尔墓前。“这可能不太合适,但它更能表达我的心意。”她把玫瑰放下。
站在安吉尔的墓前,法芮尔想起了很多,她说过:“我与你同在。”是的,法芮尔在自己的“猛禽”上刻下了一只翅膀,就像自己右眼的荷鲁斯一样,它会给自己带来光明和希望。

  “法芮尔!黑爪又有活动了!”莫里森的声音打断了法芮尔的思想。她的眼神忽然变得犀利,戴上头盔,她又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法老之鹰,稳步走出的法老之鹰背后,那簇玫瑰无比鲜艳。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