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风有乔

兽化/突然长出猫耳和猫尾的安吉拉/双飞

一早醒来的安吉拉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

  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前的自己,散乱金发上的白色兽耳微微抖动,加上身后翘起的白色尾巴,自己就像一只白猫一样。轻轻捏了捏头上的猫耳,软软的,尾巴呢,顺着捋了捋,白色的毛很柔软,摸起来也很舒服。

  安吉拉不得不承认,自己行医多年,从未见过如此病患。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安吉拉对于这样的变故有些不安,想了想还是准备去找法芮尔……小心避开路上的行人,轻手轻脚的走到法芮尔门前。

  屋 里的法芮尔刚刚洗漱完毕,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就看见了门口套着宽大衬衫的安吉拉...

  “安吉拉……?”

  是不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刚才居然看见安吉拉头上有对白色兽耳?一定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对,她决定把门关上,重新开一次。

  兽耳是什么鬼啊!不过安吉拉有兽耳好可爱啊!正在屋内的法芮尔激动不已的时候,门外的安吉拉也焦急不已。自己这样很容易被看见而这家伙像抽了风一样把门开了又关。今天早上是怎么了,大家都有病么

  两分钟后,安吉拉终于进了屋子。屋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微妙。法芮尔端坐在床上,安吉拉自从进来后就一直站在门口,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恩…所以说具体是什么回事呢?”法芮尔首先打破尴尬

  “我也不太清楚,一早起来就是这样了,长出了猫耳和猫尾。”

  咦居然还有猫尾。法芮尔这才注意到为什么安吉拉今天穿了这么宽松的裤子。听完安吉拉的来因也是很无奈的表示自己没有这样的经验。

  “或许莫里森会知道点什么,我可以帮你去叫他”

  “……好吧”

  法芮尔在死神的房间找到了莫里森。走时,莫里森和法芮尔都没有注意到化作黑雾远远吊在后面的死神。

  虽然看不见死神的表情不过已经能够感觉出来了,一股浓浓的嘲讽之意。安吉拉现在只想找到吸尘器把这一坨黑雾吸进去然后扔到垃圾桶里。顺便再把这两个被跟踪却毫不知情的小王八蛋踢出去。

  耳边环绕着死神嘲讽的笑声,莫里森皱了皱眉,这样的事情他也没遇见过“...或许你可以试一试抗毒血清”

  “这应该不是毒素,或许是某种变异”安吉拉也皱着眉,自己好像是第一例

  没人知道怎么办,这件事就不了了之的散了。但是不知怎么的,或许是某黑雾的传播,到第二天所有守望先锋都知道了这件事

  “听说了吗?安吉拉长出了一对兽耳,超可爱”

  “唉我给你讲,安吉拉变成半猫半人了!”

  “听说安吉拉变成猫了?”

  一大早安吉拉的床边就围满了人,都是来看“变成猫的安吉拉”

  “咦为什么你还是个人?”

  “...这算什么问题”

  “我能摸摸你的猫耳么?好可爱!”

  “不行,把直播关掉”

  “我可以把我养的风滚草送你玩”

  “抱歉。”

  让法芮尔把所有人都请出去后,安吉拉揉了揉太阳穴。自己以后该怎么执行任务啊...把女武神作战服后面掏个洞?...先把睡衣换下来好了

  请完人后的法芮尔脱下机甲,推门进到了安吉拉的房间。“咦!”安吉拉猛的扯过被子遮住自己,“法芮尔你先出去!”于是暗搓搓偷窥的众人就看见法芮尔进去又出来然后红着脸站在门口。

  “安吉拉身材真好”法芮尔想“尾巴甩来甩去的超可爱”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视奸自己,一转头看见三妹正对着的摄像头。自己都能想象屏幕后面猥琐的众人“mdzz”法芮尔表情冷漠。

  换完衣服的安吉拉出门就看见报废的摄像头。有些诧异的看着法芮尔,下意识的抖了抖猫耳。“走吧”虽然大家都劝安吉拉近期不要执行任务,但本着对生命的热爱,安吉拉还是执意要去

  战地医生无时无刻不在忙碌,常常是刚让一个病人脱离危险,就要接手新的患者。

  外面炮火的声音到这里减弱了许多,安吉拉正在忙着治疗一个小女孩,以至于没有发现身后抱着头盔的法芮尔。法芮尔也只是静静的看着“这样或许就很好”她想。

  于是她坐了下来,褪下盔甲的声音惊动了安吉拉,转头发现身后的法芮尔在自己包扎伤口。“你伤这么重!这样包扎不行,放着我来。”安吉拉身后的尾巴甩来甩去,对于法芮尔这种受伤却不吭声的行为表示不满。笑着看着安吉拉给自己包扎伤口,一低头就能看见抖动的猫耳。伸手想揉一揉但被安吉拉没好气的打掉。

  绷带刚缠到腰部时就用完了,安吉拉转过身去医柜里寻找备用的。翻找时,背后的法芮尔看着那条晃动的白色尾巴,扭来扭去让她心痒,情不自禁的抓住捋了捋。正准备把绷带拿出来的安吉拉突然感觉到一股麻痒的感觉顺着尾椎骨涌入大脑,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兽耳也跟着动了动。

  “停下...法芮尔...”

  注意力全在尾巴上的法芮尔并没有听见她低声的哀求,继续感受着尾巴毛的柔软

  “哈...”看见法芮尔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起劲的蹂躏起了自己的猫尾,安吉拉想阻止却没有力气,全身酸软的靠在医柜上喘息,努力的想憋住声音,手中的绷带也不受控制的掉落在地上。

  掉落在地的绷带终于拉回法芮尔的注意力,抬头看见面色潮红的安吉拉。她有些慌乱的放下手中的尾巴,扶住眼前的人。

  安吉拉伏在法芮尔的肩上,有气无力的锤了锤她的肩膀:“太坏了…”尾音颤抖,撩的法芮尔呼吸一窒。

   “yoooooooooooo~”门外的一排脑袋发出整齐的声音

  安娜挑了挑眉“女儿啊...随手关门是个好习惯,不过妈支持你,我女儿一定是攻”

  “妈...”

  “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走了再见!小王八蛋们赶紧走看什么看睡眠镖要不要?”安娜走人后还不忘把门带上

  于是屋里两人对视了一眼

  “啊...安吉拉你早点休息,我也要去睡了”

“好的...”

  晚上,温斯顿给安吉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只是突发性变异,一会就会好起来,晚上安吉拉的兽耳也慢慢褪了下去。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了但。第二天早,法芮尔神神秘秘的跑到安吉拉门口敲了敲门

  安吉拉一开门就看见带着帽子紧张兮兮的法芮尔。

  “咦安吉拉你居然恢复正常了”她吃惊的走进屋子里顺便把门带上

  “是的,昨晚温斯顿给我说这只是突发变异,过不了多久就会复原”

  “这样啊...那我今天不要出门好了”

  “唉?”她笑着看着法芮尔“你不会也...”

  法芮尔有些无奈的脱下帽子,抖了抖头上的黑色兽耳“没错...”



276118970 多拉多的小巷角

这里是关于守望先锋百合的欢乐闲聊群

大家聊聊守望、聊聊CP、开开黑、搞搞姬,没什么死板规矩,开开心心的。

最后 @Eita_η 手把手教写文的师傅w

评论(17)

热度(133)